• <menu id="q48w4"></menu>
  • <input id="q48w4"></input>
    <nav id="q48w4"></nav>
  •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打傳前線

    浙江公布打擊整治網絡傳銷專項行動典型案例

    時間:2022-11-30 09:31:26  來源:浙江市場監管矩陣  作者:

       今年以來,浙江省打擊傳銷工作重點圍繞打擊新型網絡傳銷、涉眾型傳銷行為,組織開展了打擊整治網絡傳銷專項行動,全省市場監管、公安機關積極發揮主力軍作用,強化行刑銜接,集中力量,重拳出擊,持續保持“露頭就打、打早打小、重打嚴查”的高壓態勢。據統計,專項行動期間全省市場監管部門共立案查處傳銷案件100起,結案98起,罰沒款6320萬元;全省公安機關共立案查處組織領導傳銷案123起,破案44起,抓獲犯罪嫌疑人464人。

     
      為進一步提高社會公眾對網絡傳銷的識別能力和防范抵制意識,自覺抵制傳銷、遠離傳銷,同時強化執法震懾,促進企業誠信守法經營,省市場監管工作聯席會議(打擊傳銷)發布2022年全省打擊網絡傳銷典型案例。典型案例公布如下:
     
      一、杭州市西湖區查處某某(杭州)科技有限公司傳銷案
     
      2020年10月26日,杭州市西湖區市場監管局根據舉報對某某(杭州)科技有限公司進行現場檢查,發現當事人涉嫌傳銷行為。2020年11月3日,杭州市西湖區市場監管局決定立案調查。
     
      經查明:2020年4月,當事人通過網站銷售“某某免洗頭梳子”。當事人共設立6種級別會員:普通會員、區、縣、市、省級批發商和董事。消費者購買1把梳子可成為普通會員,享有返還直推梳子金額30%的權益,可以發展人員加入形成自己的團隊。團隊累計銷售50把梳子并直推人數達到5人后,可升為區級代理,享有16%的團隊傭金收益;團隊累計銷售1001把梳子并直推人數達到10人后,可升為縣級代理,享有20%的團隊傭金收益;團隊累計銷售2501把梳子并直推人數達到15人后,可升為市級代理,享有24%的團隊傭金收益;團隊累計銷售5501把梳子并直推人數達到20人后,可升為省級代理,享有28%的團隊傭金收益。除上述收益模式外,當事人另設置銷售獎勵制度:所有直接下級代理中,有2位直接下級的團隊銷售總業績分別達到10萬元以上,且其余直接下級的團隊銷售總業績相加達到10萬元以上,則該級代理可獲得手機獎勵或5千元;所有直接下級代理中,有2位直接下級的團隊銷售總業績分別達到200萬元以上,且其余直接下級團隊銷售總業績相加達到100萬元以上,則該級代理可獲得汽車獎勵或10萬元。截至案發,當事人共發展人員641382人,人員層級達88層,違法所得2400.6萬元。
     
      當事人經營模式違反了《禁止傳銷條例》第七條的規定,屬于組織策劃傳銷行為。根據《禁止傳銷條例》第二十四條第一款規定,2022年7月25日,杭州市西湖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對當事人處以沒收違法所得2400.6萬元、罰款120萬元,共計罰沒2520.6萬元的行政處罰。
     
      二、杭州市拱墅區查處杭州某某科技有限公司傳銷案
     
      2020年3月27日,杭州市拱墅區市場監管局根據上級交辦線索,對“某APP”經營者涉嫌組織策劃傳銷予以立案調查。
     
      經查明:當事人杭州某某科技有限公司于2019年1月開始搭建網絡銷售平臺“某APP”銷售日用商品,并在全國范圍內發展會員入駐開店。消費者通過購買398元商品大禮包(含商品)成為平臺會員后,即可在“某APP”平臺內開店,成為社長。成為社長后,即可獲得推薦會員并獲得返傭的資格:1.社長每推薦一個會員,可以獲得直推傭金100元不等;直邀20個社長成為銷售社長,銷售社長每推薦一個會員獲得直推傭金180元不等;直推20位社長,其中有3位社長直推做到20人,即可成為服務社長。服務社長每推薦一個會員獲得直推傭金220元不等。2.普通社長上面的層級有銷售社長、服務社長,除了普通社長拿100元不等的返現外,銷售社長可以拿80元不等的返現,服務社長可以拿40元不等的返現,總返現金額為220元不等;普通社長上面的層級只有銷售社長,除了普通社長拿100元不等的返現外,銷售社長拿80元不等的返現,總返現金額是180元不等。另服務社長、銷售社長可根據下屬社長開設網店的銷售業績,獲得不同額度的返現獎勵。當事人通過“某某APP”平臺銷售“398元大禮包”及普通商品,銷售金額共計38526.8萬元,其中采購商品支出共計13053.24萬元,繳納稅款共計2585.57萬元,銷售折扣共計21162.05萬元,服務費支出228.34萬元,當事人實際獲利1497.6萬元。
     
      當事人經營模式違反了《禁止傳銷條例》第七條的規定,屬于組織策劃傳銷行為。根據《禁止傳銷條例》第二十四條第一款規定,2022年1月24日,杭州市拱墅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對當事人處以沒收違法所得1497.6萬元、罰款150萬元,共計罰沒1647.6萬元的行政處罰。
     
      三、舟山市查處肖某等46人介紹他人參加傳銷案
     
      2017年7月,舟山市市場監管局接到群眾舉報,對 “某某(上海)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舟山分公司”涉嫌從事傳銷活動進行調查,至2019年11月,依法將其中組織傳銷骨干分子鄭某某等12人移交公安機關追究刑事責任。2021年1月6日,舟山市市場監管局對未被追究刑事責任、涉嫌介紹他人參加傳銷活動的46名當事人立案調查。
     
      經查明:2015年10月起,某某(上海)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設立某某全球平臺和某APP網上商城,以贈送原始期權股權為名、以高額推薦獎勵和即將上市獲得高額報酬為誘餌,要求參加者繳納1萬元、3萬元、5萬元不等的費用獲得加入資格。為了鼓勵發展會員,公司設立推薦獎、區域代理獎等獎項,按照推薦人與被推薦人的順序組成層級,直接或者間接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或者返利依據,實施多級分成的傳銷行為。肖某等16人在自身注冊、使用某某平臺會員賬號的基礎上,借用其他親屬身份信息注冊、使用某某平臺賬號,并以拉人頭的方式發展下線,且利用實際控制的31個賬號發展下線,形成層級關系以獲得返利,非法獲利金額共計678.38萬元;其余30名當事人以自身名義注冊某某平臺會員,對外宣傳該傳銷模式發展下線,形成層級關系以獲得返利,非法獲利金額共計683.58元。
     
      肖某等46人違反了《禁止傳銷條例》第七條的規定,屬于介紹他人參加傳銷行為。根據《禁止傳銷條例》第二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2021年9月29日至2022年10月26日,舟山市市場監管局對46名當事人處以沒收違法所得1361.96萬元、罰款110萬元,共計罰沒1471.96萬元的行政處罰。
     
      四、金華市義烏市查處浙江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傳銷案
     
      2020年5月12日,義烏市市場監督管理局根據舉報對浙江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進行檢查,發現當事人組織傳銷活動涉嫌構成犯罪,將該案移送義烏市公安局處置,經公安局調查后認為不構成犯罪。2021年1月11日,義烏市市場監管局對當事人涉嫌組織傳銷活動立案調查。
     
      經查明:當事人浙江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招收代理商的方式銷售蛋白固體飲料(普通食品),并設置了銀卡、金卡、品牌合伙人、城市合伙人等四個級別的代理商等級和一系列獎勵模式,包括分享獎勵、每日花紅、品牌合伙人獎勵、城市合伙人獎勵等。當事人于2019年11月起使用上述模式經營,至查獲之日止,已發展各級代理商總計741人,已發放每日花紅348.68萬元,以團隊工資名義發放團隊獎勵236.18萬元。在2019年11月至2020年5月12日期間,當事人采用傳銷模式共計銷售產品16893盒,進價為82元/盒,銷售價格為400元/盒,當事人獲取違法所得537.17萬元。 當事人經營模式違反了《禁止傳銷條例》第七條的規定,屬于組織策劃傳銷行為。根據《禁止傳銷條例》第二十四條第一款規定,2022年3月29日,義烏市市場監管局對當事人處以沒收違法所得537.17萬元、罰款50萬元共計587.17萬元的行政處罰。
     
      五、寧波市鄞州區查處寧波某美容科技有限公司傳銷案
     
      2022年1月5日,鄞州區市場監管局根據市局交辦的案件線索,對當事人寧波某美容科技有限公司涉嫌組織開展傳銷活動立案調查。
     
      經查明:2020年5月,當事人在經營深海魚鱗膠原蛋白、淡水魚鱗膠原蛋白、白桃風味飲料和脂排舞固體飲料等產品時,采取以下營銷模式:1.會員(經銷商)根據進貨金額分別設天使合伙人、首席合伙人、預備董事和董事四個級別。2.首次購貨金額達4980元產品成為天使合伙人,達49800元產品成為首席合伙人,達298000元產品成為預備董事,達100萬元產品成為董事。3.不同級別的會員可享受對應級別的提貨價,除董事級別外,平級推薦可持續享有8%的提成,跨級推薦可享有一次6%或10%的獎勵。4.董事推薦一位董事可享受一次性9%的獎勵,除首次購貨之外的持續采購金額,可持續享受5%的提成,并享受月度銷售2-10%的折扣。此外,董事的下級董事再推薦一位董事可享受一次性4%的獎勵,董事的下下級董事再推薦一位董事可享受一次性2%的獎勵。截至案發,當事人已發展董事29名,共銷售深海膠原21544盒、脂排舞57340盒、抗糖飲20880盒、淡水膠原445盒,銷售額按董事的拿貨價計銷售額為1996.22萬元,向董事返利277.93萬元,支付產品貨款1661.11萬元,違法所得57.18萬元。
     
      當事人經營模式違反了《禁止傳銷條例》第七條規定,屬于組織策劃傳銷行為。根據《禁止傳銷條例》第二十四條第一款規定,2022年3月15日,鄞州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對當事人處以沒收違法所得57.18萬元、罰款50萬元共計罰沒107.18萬元的行政處罰。
     
      六、杭州市富陽區查處邵某某等人組織策劃傳銷案
     
      2022年8月18日,富陽區市場監管局執法人員根據前期排查線索,對浙江某蜂業有限公司經營的“天依蜂”相關商業模式進行檢查。2022年9月1日,富陽區市場監管局對當事人涉嫌組織開展傳銷活動立案調查。
     
      經查明:2022年3月底,邵某某、童某某等人共同謀劃“天依蜂”項目,并于2022年4月13日正式啟動。“天依蜂”運作模式采取低價購入蜂產品,以高出購入價最高16倍的價格銷售蜂產品,要求消費者購入1000、5000、10000或30000元蜂產品取得會員資格,并獎勵3倍、3.5倍、4.5或5倍的消費積分(1積分等于1元人民幣),所得積分每天以千分之三釋放,推薦下線會員積分加速釋放,推薦越多釋放越快,并按銷售業績取得會員、ⅤIP、店鋪、經銷商、運營中心、分公司等級別,并設置相應級別的銷售提成(1%-9%),以發展下線、銷售產品獲得高額返利為誘餌,從事傳銷違法活動。截至被查獲,查實邵某某、童某某等人在“天依蜂”項目中,共計發展會員ID1469個,會員層級23層,涉及資金1326.88萬元。
     
      當事人經營模式違反了《禁止傳銷條例》第七條的規定,屬于組織策劃傳銷行為。根據《禁止傳銷條例》第二十四條和《關于辦理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的規定,2022年9月15日,富陽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作進一步調查。
     
      七、臺州市三門縣查處李某某等人組織策劃傳銷案
     
      2022年6月27日,三門縣市場監管局接到舉報對李某某等人組織的共享旅游誠信俱樂部進行突擊檢查。同日,三門縣市場監管局對當事人涉嫌組織開展傳銷活動立案調查。
     
      經查明:自2021年3月,李某某等人在三門、臨海等地向老年人宣稱在旅游的同時可以實現賺錢,誘騙老年人參與共享旅游誠信俱樂部。共享旅游俱樂部共有6個層級,分別為九階、三階、一階、B崗、A崗、普通會員。老年人交49900元會費加入共享旅游俱樂部成為普通會員,并會被俱樂部隨機分配到一個A崗下面,當普通會員拉三個人加入俱樂部,就晉級為A崗;晉級為A崗后,俱樂部會在普通會員中,隨機選3個作為其下線,當這個A崗的3個下線全部都成為A崗后,其自動晉級為B崗;當其下面的三個A崗全部升級為B崗后,其又晉級為一階。以此類推,直到九階為止。該俱樂部每新加入一個會員,其所交的49900元入會費,會被有發展關系的幾個層級分完,其中九階14000元、三階10000元、一階8000元、B崗4000元、A崗5000元、發展人員獲直推獎8900元(發展人員是普通會員的);如果發展人員是A崗的,則獲得5000元加直推獎;如果發展人員是B崗的,則獲得4000元加直推獎,以此類推。至案發,該俱樂部的會員達300余人,其中老年人占了一半。
     
      當事人的行為違反了《禁止傳銷條例》第七條的規定,屬于組織策劃傳銷行為。根據《禁止傳銷條例》第二十四條和《關于辦理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的規定,2022年6月27日,三門縣市場監督管理局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作進一步調查。目前,公安機關已采取刑事強制措施13人(其中逮捕5人),涉案金額達1000余萬元,該案已進入審查起訴階段。
     
      八、麗水市青田縣查處“鏈商全購”組織、領導傳銷案
     
      2022年6月,浙江省某某鏈商農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經營的“鏈商全購”APP項目資金鏈斷裂,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麗水市經偵支隊立即啟動專案研判機制并聯合青田縣公安局對該團伙犯罪展開調查。
     
      經查明:2021年5月8日至2022年5月11日,公司實際控制人徐某某伙同荊某某、段某某等人開發“鏈商全購”APP,公司高管通過原有團隊推廣、親戚熟人推薦、線下聚會交流分享等方式發展會員,以消費返本返利等為名,誘使會員通過不斷地直推下線會員收取3%直推傭金,從而達到拉人頭目的。設定“1星普通會員”“2星縣級代理”“3星市級代理”“4星省級代理”,“5星區域代理”“6星股東分紅(額外1.5%股東分紅)”六個星級等級制度。各代理等級分別可獲取下級所有會員“專賣區”消費金額服務費2%、3%、4%、5%、6%分紅作為誘餌,誘使參與者繼續發展下一級會員,注冊會員根據推薦與被推薦關系排列形成金字塔型網絡結構。該組織以在互聯網空間設立的“鏈商全購”APP為載體,以“空賣空買”為手段,以“寄賣返現”為噱頭,以“員工、經理、代理商”等六個星級動態返利模式,采用線上(微信、視頻直播等)宣傳、線下(招商會、年會)吸粉的方式,吸引參與者加入。經偵查認定,該組織在全國范圍內共注冊賬戶22680個,形成傳銷層級22層,累計傳銷金額達7.32億余元,情節嚴重。
     
      2022年6月,青田縣公安局對“鏈商全購”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案立案偵查,抓獲1人,規勸主動投案11人,共采取強制措施12人(已逮捕),凍結涉案賬戶41個,查封犯罪嫌疑人房產6套。
     
      九、杭州市濱江區查處王某某、彭某某等人組織、領導傳銷案
     
      2022年3月3日,杭州市公安局濱江區分局發現浙江某某星酒業有限公司涉嫌開展傳銷活動,5月2日立案偵查。
     
      經查明:2021年3月起,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彭某某、溫某某、倪某等人,利用浙江某某星酒業有限公司以及2家虛擬注冊的空殼酒業公司,成立“某某星集團”,開發運營“將軍星商城”APP,宣稱公司自產高品質“將軍酒”,是“中國唯一被百名將軍認可的酒”,具有“抗腫瘤、降膽固醇”等健康抗癌作用,并通過線上線下培訓、組織旅游參觀、舉行剪彩儀式等方式公開宣傳推廣,以“包賣、包渠道、包運營、零壓力、零房租、零庫存、易操作、獎勵高”等噱頭,引誘廣大群眾參與,并通過不斷發展下線的形式,實現提升虛擬酒品交易活躍度、收取更多品牌使用費的目的。“將軍星商城”APP設置7款價格不同的“將軍酒”供代理商交易。用戶通過掃描推薦人的邀請碼注冊成為普通代理商后,必須向推薦人充值100-1200元不等的品牌使用費(即門檻費)才能獲得不同價位酒品的交易權,上不封頂。商城設置了每款酒每筆交易的收益規則,在約定的寄售期內,系統自動匹配買賣雙方開展交易,酒款不經過平臺,直接在交易雙方之間進行轉賬,酒品價位越高,交易成功后賣方代理商的收益也就越大。每成功交易一瓶酒,平臺即從賣方代理商的品牌使用費中扣除售價5%的金額作為平臺傭金,當代理商賬戶上的品牌使用費余額不足時,需再次充值才能繼續交易。最終因平臺運營模式無法持續、資金鏈斷裂等,導致暴雷。
     
      2022年5月,濱江區分局抓獲主要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等4人,后蔣某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主動到案接受調查。截至案發,平臺共發展用戶9萬余個,層級72層,未兌付賬戶數達3萬余個,平臺用戶投入資金達13億余元,未兌付資金為4.68億余元,偵查機關凍結涉案資金621萬余元。
     
      十、溫州市鹿城區查處某某時代(浙江)科技有限公司組織、領導傳銷案
     
      2022年4月,溫州市公安局鹿城區分局對某某時代(浙江)科技有限公司陳某某等人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案立案偵查。
     
      經查明:陳某某、楊某某等人于2021年12月起,以秒殺獲利為噱頭公開招募組成17人團隊,于2022年1月26日成立某某時代(浙江)科技有限公司,“某某時代”APP公開宣傳賺錢模式無本萬利,騙取客戶信任,吸引客戶下載注冊賬戶參與平臺秒殺活動,并通過發展下線吸引其參與秒殺活動獲取獎勵。新會員通過推薦人介紹,下載APP進行賬號注冊成為會員之后可以在商城正常購物,也可以通過秒殺區參與秒殺獲取金豆及系統紅包。金豆和系統現金折合為余額后既可以直接提現,也可以作為折抵為余額用于購買商品以及參與秒殺活動。除了直接推薦會員獲取收益之外,平臺鼓勵普通會員通過繳納費用升級成為加盟商、市級代理、區級代理等,迅速組成金字塔網絡結構,根據下線秒殺金額分級獲取不同比例的提成,并通過盛付通等第三方支付進行結算并轉移資金。后臺數據顯示,平臺在短短三個多月發展會員10000余人,分布全國30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最長推廣層級達14級,涉案金額6400余萬元。
     
      2022年4月,鹿城區分局先后抓獲主要犯罪嫌疑人陳某某、楊某某、施某某等7人,追回涉案資金116萬余元,查封房產一處。
     
      十一、金華市婺城區查處“蓋亞地心”平臺組織、領導傳銷案
     
      2022年8月,金華市公安局婺城分局發現“蓋亞地心”平臺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并對其立案偵查。
     
      經查明:2019年以來,孫某某創建了“蓋亞地心”平臺組織。孫某某神化自己來自高緯度宇宙,是“綠度母菩薩”轉世,能夠接收來自高緯度宇宙的訊息。學員可以跟其學習秘法,連接高維宇宙,收獲智慧、能量、健康、財富,找回自我往世的靈魂碎片,實現現世的圓滿。孫某某通過微信建群招攬學員,在騰訊會議聊天軟件中對學員進行宣傳洗腦,利用學員“求發財”“求健康”“求好運”的心理,不斷慫恿學員高價購買其開設的名稱為“創世之光”“仙女愈療”“與神聯盟”“亞特解碼”等培訓課。為了實現大量斂財的目的,孫某某設計了多種返利模式,并按照愛粉、接引人、團隊長、上師等層級進行晉升和隔代計酬,不斷騙取他人加入,在全國共發展會員1萬多人,其行為嚴重侵害了人民群眾的身心健康和財產安全。
     
      2022年9月,金華市公安局婺城分局抓獲主要犯罪嫌疑人孫某某、袁某某等14人,凍結扣押涉案資金1.63億元。
     
      十二、紹興市嵊州市查處浙江某某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組織、領導傳銷案
     
      2021年10月,紹興嵊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將浙江某某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案件線索交嵊州市公安局偵辦。
     
      經查明:2020年4月至2022年1月,錢某某為銷售充電樁,伙同其招募的趙某某、朱某某、曹某某等人,與錢某某、毛某某策劃商定以浙江某某智能技術有限公司銷售充電樁,嵊州某某五旗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提供充電樁經營服務為名,通過國家支持、政府背書等虛假宣傳,以免費吃飯、組織旅游、聽課培訓等方式收取費用發展會員,將會員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直接或間接以發展會員的數量作為計酬、返利的依據,引誘、鼓勵會員繼續發展下一級會員的傳銷模式。2020年6月,上述公司以“智能充電樁商城系統”為網絡平臺,正式開始銷售充電樁。參與人通過購買充電樁成為會員后,可以獲得兩公司承諾的相應收益和發展下級會員的資格。會員按照合同約定,將購買的充電樁在未實際交付的情況下委托嵊州某某五旗智能科技有限公司進行運營管理,約定可以獲得除充電收益、流量收益、廣告收益等收益外,還可以通過以下四種形式加快收益速度:1.直推獎:會員獲得直接下級會員投資金額的18%-20%作為傭金獎勵;2.伯樂獎:會員獲得直接下級會員的直推獎后,該會員的直接上級會員可以按照其會員等級,獲得直推獎一定比例的金額作為收益,再以該金額逐層減半作為收益,循環上推;3.級差獎:當會員完成一筆投資后,第一個代理等級高于該會員等級的上級會員獲得級差獎,循環上推直至到達頂層會員。同時,該會員上級第一個和他代理等級相同的會員獲得級差獎的20%作為平級獎;4.團隊獎勵:會員發展的所有下線視為其團隊,會員按照團隊銷售每月業績獲取相應的傭金提成。
     
      2021年11月,嵊州市公安局對浙江某某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案立案偵查,抓獲主要犯罪嫌疑人錢某某、趙某某、王某某等47人,凍結涉案資金1600余萬元,扣押車輛14輛、查封房產125套。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攜手首鋼體育,尚赫公益基金會首鋼園區內傳遞溫暖與希望!
    攜手首鋼體育,尚赫公
    安然集團副董事長、總裁梁浩出席第18屆直銷產業發展論壇
    安然集團副董事長、總
    無限極捐贈483萬元物資支援廣州抗疫
    無限極捐贈483萬元物資
    中國婦基會:完美(中國)支持“母親郵包”公益紀實
    中國婦基會:完美(中
    相關文章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